[都市]【赎罪性奴隶——童晓蕾篇】(01-02)【作者:无常书生】_av天堂网_天天干_夜夜啪_天天操_天天啪_天天射_天天日_天天撸-手机在线av视频

[都市]【赎罪性奴隶——童晓蕾篇】(01-02)【作者:无常书生】

时间:18-08-11 12:03:26
字数:1055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序章

  旭日东升,和煦的朝阳洒满整个城市,透过城市中玻璃幕墙上粼粼的光芒,只见在城市东部的一个住宅楼里,映出一副令人紧张窒息的曼妙身影——

  「喝——!哈——!」

  「啪!啪!啪!」

  随着阵阵凌厉的娇喝声响起,只见在落地窗前,站着一个身穿T恤短裤,头扎马尾辫,身材曼妙的美少女。

  只见这个马尾女孩大概二十一二岁,淋漓的汗珠顺着她的脖颈落在她雪白的裸肩上,洁白无暇的瓜子脸上是一对灵秀动人的凤目,高挺的鼻梁加上殷红的樱唇,精致的五官仿佛鬼雕神塑一样完美无瑕。

  与她清纯的外表不同的是,只见她双手带着拳套对着面前的沙包凌厉的击打着,显得分外英姿飒爽。

  「姐——!老妈叫你快点下来吃饭——!」

  「呼……马上来——!」

  随着楼下传来一阵男生叫喊声,童晓蕾停了下来,喘了口气,然后拿起地上的毛巾,一边擦着脸颊上的汗珠,一边转身推开了房门。

  来到客厅,童晓蕾发现自己的的父亲——童正罡正在桌边看报纸,而弟弟童晓峰正在桌边玩手机,而她的母亲则在不停从厨房往餐桌上搬食品,见到童晓蕾出来,顿时眉头一皱,嘟囔道:

  「唉,小蕾,你说你个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这么喜欢练散打呢?这么野,可怎么嫁的出去?!」

  「嘻嘻,老妈,老姐他是个注定成为斗战剩佛的女人,哪里需要嫁人?」
  听到母亲这么说,童晓峰立刻从手机前抬起头来嘲笑道。

  「滚——!你个小王八蛋,连自己亲姐都咒!你个没良心的东西。」

  童晓蕾皱着眉头打了童晓峰一巴掌,接着便翘起二郎美腿坐到饭桌旁,拿起桌上的面包咬了一口。

  「爸……我姐说你是王八。」

  童晓峰闻言立刻接过话茬坐在桌对面的童正刚说道。

  「你——!我什么时候说过咱爸是王八?!」

  「好了,你俩都别说了,快点吃早饭,上班该迟到了。」

  童正刚边说边收起报纸,抬手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机,紧接着,两名新闻嘉宾出现在了电视上——

  「叮铃,叮铃……大家好,欢迎大家观看《焦点精析》节目,今天是十月十五日,是『社会赎罪法』颁行三周年纪念日,所以这次我们节目的主题便是——
  『社会赎罪法』是法律的进步,还是法律的倒退?

  好,下面我们就先请东都政法大学教授——薛理博士,先为我们解释一下,什么叫『社会赎罪法』……「

  「……谢谢,主持人,是这样的,所谓的『社会赎罪法』是原来『罪犯监禁法』的替代法案。众所周知,再安全的社会都难以避免罪案的发生,既然有罪案,那么便一定会产生罪犯,而如何处置罪犯,是古往今来所有法律工作者所必须面对的命题。在古代封建社会,惩罚罪犯的主要手段是各种酷刑,而在讲人权的当代社会,各种酷刑当然不能再存在下去,而作为酷刑替代,便是罪犯监禁法,就是把罪犯关到各种监狱中进行教育,但是种方法也存在问题……」

  说到这,只见电视中的专家琢磨了一下,接着说道:

  「……随着社会的发展,监狱中罪犯的待遇越来越好,据说有的重犯在监狱中有单独的一室一厅居住,过着一日三餐免费,各种娱乐设施免费使用的舒适生活,而社会中有些穷苦的老百姓安分守己却过不上这种日子。这种『越犯罪过得越舒服』的情况当然会引起社会的不满,再加上国家预算有限,负担不起监禁法所需的各种支出,所以刑法改革便在所难免,而这就是『社会赎罪法』。」
  「原来如此,谢谢薛教授的解释,不过薛教授,国民也对『社会赎罪法』有很多异议,比如说,有人反映现在所谓的『罪犯』基本上就是『私人奴隶』的代名词,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主持人打断专家的话反问道。

  「哦,这就要从『社会赎罪法』的司法解释来看了。我们分析『社会赎罪法』的相关规定,会发现以下三个特点——

  第一,社会性奴隶不会被监狱收监,可以像以前一样正常的在社会上生活和工作。

  但代价是,罪犯必须根据市场原则分配,在一定时间内为合法的社会公民进行无条件无拒绝的服务。

  按照这条规定来看,确实很像奴隶条约,但你要知道,这些『罪犯』已经对社会造成了巨大的损害,而现在他们要为自己的罪行赎罪。这体现了法律的公平性。

  与奴隶不同,过去的奴隶服侍的奴隶主,而现在服侍的对象是整个社会,受众主体不同,这是跟奴隶制度一方面不同。

  第二,罪犯享有完全生命权,完全隐私权,以及其他一切社会权利。

  这第二条便是跟奴隶制另一方面不同,像古代的奴隶是任人宰割的鱼肉,连生死都是别人决定的,活的很惨,而现在的赎罪的罪犯则不同,罪犯在进行社会赎罪时,受众必须保证罪犯的生命权,不能伤害他,更不能杀他,而且要为他保密。

  最重要的是,除了『不能拒绝,完全配合』这个要求外,罪犯几乎享有一切社会人的权利,这是与奴隶制最大的不同。

  第三,罪犯在服刑期间实行『浮动绩效制』,『赎罪委员会』将根据罪犯服务态度进行评估,并决定减刑期,也就是说,服侍「客人」的态度越好,减刑期就越长,从这点来说,这些罪犯更像是个工作……」

  「哼,歪理邪说……就是有这种冒牌专家竟,这社会才会越来越堕落……」
  听完这个新闻,童正刚不由地皱眉道,而旁边的童晓蕾闻言不知为何忽然低下了头。

  「好了,好了,我的老学究大人,别看了,快好好吃饭吧……」

  童晓蕾的母亲抢过薛正刚的遥控器一把关上了电视,接着一转头,跟童晓蕾说道:

  「对了,小蕾,妈问你,前些日子你交往的那个男孩怎么样了?」

  「哦,他被我一拳打死了……」

  童晓蕾闻言小声说道。

  「啊?你说啥?」

  童晓蕾母亲没听清,转头问道。

  「啊?没……没什么,我是说我们爱死了……哎呦,老妈,你就别再……」
  「滴、滴、滴……」

  正当童晓蕾急着解释的时候,旁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童晓蕾闻声白了母亲一眼,拿起手机一看号码,顿时愣了一下,俏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然后站起身来到窗边接起了电话。

  「0423,你的假期结束了,今天下午两点前要来监狱报道开始第二阶段社会服刑,否则将被立刻收监,你听清了吗?」

  电话那边传来一阵冰冷无情的声音。

  童晓蕾闻言抿了抿嘴,对着电话叹气道:

  「0423收到,一定准时报道。」

  说完,童晓蕾便挂上了电话,转身回到餐桌旁。

  「怎么?老姐,什么电话这么秘密,是被那个男人甩了吗?」

  童晓峰挠着后脑勺望着童晓蕾调笑道。

  「用你管——!」

  童晓蕾瞪了童晓峰一眼,然后拿起一块面包对母亲说道:

  「妈,今天我有两个面试,晚上可能会回来的迟一点,吃不吃晚饭等我电话……」

  说完,童晓蕾拿起毛巾站起身走进了浴室……

              第一章、赎罪淫囚

  艳阳高照,火辣的日头将热浪洒满东都的每一个角落。

  透过蒸腾的热气,只见在城市的边际耸立着一座灰色的巨大建筑。

  这座建筑四面围墙,墙上拉着铁丝网,而在墙的四周还有四个塔楼,几个持枪的警卫正在墙上来回的巡逻。显然,这是一座监狱。

  但与其他监狱不同的是,只见在这座监狱的大门上竟然闪烁着五颜六色的霓虹灯,而在监狱前则停着一排排的轿车,偶尔通过城墙,还能听到阵阵美妙的音乐从里面传了出来。

  透过朦胧的月光,只见在高墙内一座楼房的落地窗前,出现一抹魅惑的倩影——

  「呵呵,你小子就接着忽悠吧,你以为我会上当吗?」

  只见身穿一身黑色蕾丝情趣内衣的童晓蕾,翘着雪白的二郎美腿坐在落地镜前,一边弯着腰将高筒靴往自己的那条修长的美腿上套,一边用肩膀夹着手机对电话那边的童晓峰冷笑道。

  「哎呦,是真的,老姐,我哥们打架把人打伤了,现在我那哥们被被人关了起来,要是不交齐医药费的话就出不来了,我又不敢向老爸要,求求你,老姐,就帮帮老弟吧……」

  电话对面的童晓峰的口气似乎快哭了,显然真的是被逼急了。

  「唉……你这交的都是什么狐朋狗友啊,好吧,说吧,要多少?」

  童晓蕾一边将自己的雪腿边的黑丝吊带袜系在长筒靴上,一边无奈地说道。
  「呜呜,不多,就两万……」

  「啥——?!两万——?!!」

  听到童晓峰这么说,童晓蕾立刻惊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惊叫道——

  「我的神啊!你那兄弟到底是把人打残了还是直接打死了?医药费竟然要两万?!」

  「呜呜呜……求求你了老姐,我知道过分了,只要你帮老弟这一把,我一辈子给老姐你当牛做马行不行?!」

  电话那边的童晓峰嚎啕大哭起来,童晓蕾闻言立刻就心软了——

  「唉……好吧,好吧,我借你,不过就这一次啊,记住,你要给我打欠条!」
  「嘿嘿,老姐就是好……」

  听到童晓蕾这么说,电话对面的童晓峰立刻破涕为笑,然后说道:

  「老姐,你们单位在哪?我去你那取钱……」

  「什么?来找我?绝对不可以——!」

  一听童晓峰要来接自己,童晓蕾吓的绣眉一翘,斩钉截铁地拒绝道。

  「怎么?老姐,你有什么不方便吗?」

  一听童晓蕾如此决绝,电话对面的童晓峰顿时疑惑道。

  「这个……」

  听到童晓峰这么问,童晓蕾的心噌的一声就提到了嗓子眼,本能地抬起头,向墙上望去——

  只见房间的四周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色情海报,海报上是身着各色服装,做出各种淫秽姿势的裸女,而其中一副淫秽海报的主角就是童晓蕾——

  只见海报中的童晓蕾头戴船形帽,一套合体的天蓝色空姐制服将她那玲珑曼妙的娇躯紧紧地包裹着,使她整个人看上去端庄典雅。

  但与童晓蕾衣着整齐的上半身不同的是,她下身的紧身裙却被撩起缠在腰间,以至于她那雪白紧俏的臀部和胯间那一抹粉红鲜嫩的蜜穴完全暴露在镜头前,使人一见便不由得垂涎三尺,食指大动。

  当然,童晓蕾正在做这个事这绝对不能让老妈知道,否则知道自己宝贝女儿因为竟然犯罪竟然在监狱中给人当泄欲的性奴。童晓蕾老妈绝对会气死过去。
  想到这,童晓蕾不由的叹了口气,对电话那边的童晓峰说道一——

  「唉~好了,等会我用手机转账到你卡上,拜拜!」

  说完,童晓蕾便急不可耐地将电话猛地挂上了。

  「呼……好险,差点露馅。」

  「妈的,我怎么这么倒霉——!」

  就在童晓蕾心情刚刚平复时,随着一声叫骂声从背后响了起来。

  童晓蕾闻声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穿黑色紧身衣,头戴面具的女孩满脸怒气的从门外走了进来。

  只见这个女孩的黑色紧身衣已被人扯到了胯间,白嫩的小腹和她那粉红阴唇上到处是花白粘稠的精液,而她原本雪白的乳房更是布满了红色抓痕和咬痕,显然这位女孩层被人肆意蹂躏过。

  「呵呵,怎么?小雨,你这次服刑期的主人是个麻烦人物?」

  一见这个场面,童晓蕾立刻心中了然地嫣然一笑,向女孩问道。

  「唉~别提了,今次买下我两个月刑期的是个性虐待狂,刚才她奸淫我的时候,竟然一边干我一边拼命抓我的咪咪,差点没被他弄死,而最倒霉的是,以后的两个月刑期内,老娘都得跟她在一起,天哪,我死定了——!」

  只见这个小姑娘一把扯开自己紧身衣的衣襟,然后拿起毛巾,一边擦拭男人喷洒在自己胸乳上的粘稠精液,一边仰着头望着童晓蕾叹气道:

  「说实在话,蕾姐,我现在真后悔,你说当初我要是没被那个坏男人忽悠着一起贩毒多好?!

  唉……我以前可是个天天纯金带银,跟闺蜜一起喝下午茶讨论流行服饰的大小姐,可现在呢?!竟然沦落到天天穿着情趣制服供男人泄欲,喝男人精液喝到饱的『淫囚』。有时候想想真不如死了算了……「

  「你说那些还有什么用?我还后悔当初一时气愤,竟然一拳把我男朋友打死了呢……」

  说到这,只见童晓蕾转过身来,望着身后的小女孩叹了口气,安慰道:
  「算了吧,小雨,看开点吧,做这『赎罪淫囚』虽说屈辱了一点,但总比坐牢好啊,否则按照咱俩的罪行,得在牢里关个二三十年!等出来的时候都人老珠黄什么都干不了了。

  现在咱们咬咬牙,挺过这两年『淫囚服刑期』,就彻底解脱了……「

  「呵呵,没错,淫囚服刑期一年顶十年,总的算来,还是划算的……」
  正当童晓蕾跟女孩聊天的时候,忽然二人的身后传来一阵沙哑的笑声。
  二女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穿狱警制服的大胖子在两个持枪警卫的保护下走了进来。

  童晓蕾一见这个人,立刻站起娇躯,表情肃穆的抬起纤手对他敬了个礼,清声道:

  「监狱长好!0423向您致敬!」

  「呵呵,好、好……」

  胖男人笑呵呵地对他点了点头,然后他走到童晓蕾面前,忽然伸出手一把拉掉了童晓蕾的蕾丝胸罩,童晓蕾胸前那对丰满白皙的乳房顿时弹了出来。

  童晓蕾娇躯抖了一下,但是没有反抗也没有躲避,就这样赤裸着乳房站在监狱长的面前。

  接着,只见胖男人毫不客气地伸手一把握住了童晓蕾的乳房,然后一边捏玩着童晓蕾的粉色乳头,一边淫笑道:

  「0423,你知道吗?你假释这一个月可想死我了,本所长现在每天晚上一睡觉,便会想起以前把你这雪白的身体地绑在马桶上,一边揉弄你的这对白奶子,一边操的你小穴淫水直流的场面。

  说实在话,本监狱长现在每天不干你一次,都有点不习惯了……「

  「呵呵,监狱长说哪里话,您是我们『淫囚』的顶头上司,您想玩我们的身子,我们哪敢不从?」

  说到这,只见童晓蕾嫣然一笑,挺起雪白的酥胸任胖男人把玩,同时抬起一条美腿搭在旁边的椅子上,伸手一把拨开自己胯间黑丝内裤,将自己胯间那粉嫩的阴唇大刺刺地向胖男人露了出来,

  接着,只见童晓蕾一边用手指撩拨自己的阴蒂,一边望着监狱长魅惑道:
  「监狱长,0423的小穴已经一个多月没伺候过男人的那玩意了,怎么样?您要不要来拔个头筹?」

  监狱长闻言低头看了看童晓蕾胯间那粉嫩的阴唇,忍不住咽了口吐沫,最后犹豫了半天,松开了童晓蕾的乳房叹气道:

  「算了,0423,你已经被人预定了,要是把你身子玩脏了,等会儿跟客人不好交代,我这次来是跟你交代新的『淫囚服刑规定』的……等等,0423,你要干什么?」

  监狱长拿出份文件刚想打开,忽然发现童晓蕾微微一笑,竟然忽然跪在了他的胯间,然后伸手解开了他的皮带。

  「呵呵,没关系,既然监狱长没时间跟0423来真的,那就让0423来帮你简单放松一下……」

  说到这,只见童晓蕾伸手一把拉下了监狱长的裤子,只见腾的一声,监狱长那粗硬肮脏的阳具便蹦到了童晓蕾的眼前。

  鼻尖传来男人阳具熟悉臭味,童晓蕾嫣然一笑,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然后张开樱唇一口将监狱长的阳具含进了嘴里,开始前后舔弄。

  「呼……真是个小妖精」

  感到童晓蕾湿滑的口腔,监狱顿时激动的浑身一抖,只见他一边挺着阳具任童晓蕾含弄,一边打了文件,公事公办地朗诵道:

  「姓名:童晓蕾,囚号:0423,根据法院的判决,你犯有故意杀人罪,而且情节特别严重,按照本国刑法第一百二十七条规定,判决你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十年。

  不过,根据你个人的意愿,你自愿向法院申请,充当『社会性奴隶』,以赎其罪……

  根据法律规定,甘愿充当『赎罪性奴隶』者,暂不收监,可以像以前一样正常的在社会上生活和工作。

  但代价是,『赎罪性奴隶』必须将其的肉体奉献出来,随时供政府安排的『主人』们泄欲淫乐。

  在服刑期内,无论这些『主人』要求做什么,『赎罪性奴隶』都必须完全配合,否则将视情节严重程度予以警告,惩罚以至收监。相对的,如果服务态度良好者,可酌情减刑……

  我擦!不行!要射了——!0423!把脸抬起来!我要射在你脸上!「
  监狱长的话还没说完,便见他浑身一抖,按着童晓蕾的粉肩将阳具从她的嘴里拔了出来。

  童晓蕾闻言连忙扬起自己的俏脸,然后微笑着闭上双眸,将监狱长的阳具抵在自己的脸颊上用力的撸动。

  「噗嗤——!」

  随着一声激射声响起,只见一股腥臭花白的精液从监狱长的马眼喷射出来,瞬间糊住了童晓蕾那俏丽绝伦的小脸,并顺着她的脸颊流到了脖子和酥胸上。
  「呵呵,监狱长,怎么这么多啊,都把0423的脸都挂花了,看来您真是好长时间没发泄了呢。」

  童晓蕾一边用手指挑起流到自己乳房间白浆含进嘴里,一边仰着满是精液俏脸望着监狱长荡笑道。

  「呼……真是个荡妇——!」

  监狱长望着身下浪荡妩媚的童晓蕾骂了一句,便握着童晓蕾的粉臂将她的娇躯一把拉了起来。

  紧接着,只见他伸手从文件夹中抽出一张纸攒成一团,然后拉开来童晓蕾胯间的蕾丝内裤将它塞进了她湿漉漉的阴唇里,然后一边揉着她的阴蒂一边淫笑道:
  「呵呵,小淫娃,我给你安排了个雏鸟订单,只要只要你好好表现,下个刑期的模范淫囚就还是你的……」

  「呵呵~放心吧,监狱长,你知道的,面对男人的奸淫,0423一向是逆来顺受的。」

  童晓蕾舔着舌头,一边夹紧大腿摩擦监狱长伸到自己阴唇上的手掌,一边娇声道:

  「不过,监狱长,0423还是喜欢当您的性玩偶,您什么时候才让0423服侍您呢?」

  「呵呵,真是个骚货,你放心,等你完成这次任务回来,老子非把你这小妖精的下面操烂了不可。哈哈哈……」

  说完,只见监狱长从童晓蕾的胯间抽出手掌,将手指上扣出的淫水全抹在童晓蕾的乳房上,然后便哈哈一笑吗,转身离去了。

  「唉……这死胖子就会占咱们淫囚的便宜,他这么假公济私,总有一天会倒霉的。」

  旁边小姑娘望着监狱长远去的背影咒骂道。

  「算了,现官不如现管,咱们在受他的管,能忍就忍吧,否则倒霉的就是咱们了……」

  说到这,童晓蕾叹了一口气,整理好胸罩,抬头看了看墙上的表,然后对小姑娘说道:

  「小雨,我去干活了,要是让客人等烦了,不知道他会怎么折腾我呢,这是去疤膏,挺好用的,你拿去擦擦吧。我先走了」

  说完,童晓蕾一边擦着脸上的精液,一边向身后的洗漱间走去……

              第二章、近亲惊变

  「轰隆……」

  随着一声惊雷炸响,只条条闪电划破黝黑的天空中,刹那间豆大的雨点倾泻而下,顿时将淫囚监狱笼罩在一片雨雾之中。

  「哒、哒、哒……」

  随着阵阵有节奏的跑步声响起,透过朦胧昏黄的灯光,只见,一抹矫健的绝美倩跑过监狱草坪,向监狱东边的一栋灰色大楼跑了过去。

  透过雨幕,隐约可见那抹倩影是个扎着马尾辫的年轻女孩,只见她迈着修长洁白的美腿,冒着大雨沿着岸边小路一路奔跑,转眼间跑到一座破旧的公寓门前。
  「真是的,大晚上的竟然忽然下起雨来,真是人倒霉喝杯凉水都塞牙……」
  冒雨跑进公寓中的童晓蕾低头打理着湿漉漉的马尾辫,然后一边抱怨着,一边走到放在公寓旁的落地镜前,于是刹那间,一副美艳绝伦的倩影便出现在了镜子中——

  只见倒影中的童晓蕾英气逼人,美艳不可方物。湿漉漉的雨水划过她精致俏脸,顺着她白丝肩带胸衣流进她那对丰满洁白的乳沟里,显得异常魅惑与妩媚。
  而那件包裹着她雪白蛮腰的蚕白丝裤早已经被大雨淋透,紧缩的像薄膜一样裹在她的娇躯上,以至于将她那精妙绝伦的身材曲线毫无保留的展现了出来。
  更令人窒息的是,透过湿透的胸衣和蚕白的丝裤,只见童晓蕾胸前两团朦胧的雪白美乳,以及下体三角处的一点嫣红显在空气中——童晓蕾竟然没有穿任何的内衣裤!

  「这是不是有点太暴露了……」

  望着镜中湿身半裸的自己,童晓蕾绣眉一皱,下意识的用手抱住了自己半裸的酥胸和下体。

  但转念一想,童晓蕾又把手从胸前和下体拿开了——

  「算了,反正等会儿这俩地方会被客人肆意玩弄,挡也没意义……」

  想到这,只见童晓蕾从口袋里抽出纸条仔细看了看房号,发现地址没错,于是转身向楼上跑去。

  「咚、咚、咚!」

  来到预定的408房门口,童晓蕾敲了敲门,发现没人响应,用手轻轻一推,发现门是虚掩着的,于是童晓蕾绣眉一翘,轻轻的推开了房门。

  随着噗地一声,只见大片蒸腾的热气涌出,紧接着,一个环形浴室出现在童晓蕾的眼前。

  这是淫囚监狱会客室的基本格局,房间不大,中间是个巨大的大理石浴盆,左侧隔间是个卧房,右侧隔间是厕所,通常客人达到后就在这里『检查』淫囚的资质,满意后即可与监狱签约并带走包下的淫囚。

  童晓蕾关上房门定睛一看,偌大的浴盆空空荡荡,整个房间都看不到任何人影。

  「您好,我是您预订的淫囚女郎,请问有人在吗?」

  「嘿嘿,真是个美人啊……老子今天算是赚到了……」

  童晓蕾话音刚落,忽然听到旁边传来一阵猥琐的淫笑声。

  童晓蕾闻声回头一看,顿时一愣——

  只见在她身后不远的卫生间门口,竟然站着一个带着鬼怪面罩,赤身裸体的男人,正一手搓着胯间的阳具,一边两眼放光地望着眼前湿身的童晓蕾淫笑着。
  难道他就是客人?为什么戴着面具,不会是性变态吧……

  见到这这个男人,童晓蕾顿时眉头一皱,小心地问道:

  「您是……」

  「嘿嘿,美人,别担心,我不是什么坏人,而是你的『主人』……」

  说到这,只见忽然从兜里掏出一张卡片在童晓蕾面前晃了晃。

  童晓蕾认识,那男人拿出的,就是赎罪监狱所发的订单卡,看来这个男人就是预约自己服务的客人。

  「唉~好吧……」

  确认这个男人身份之后之后,童晓蕾忍不住哀叹了一声。

  虽然作为一个淫囚,童晓蕾早就习惯了被各种男人肆意淫辱,但毕竟已经一个多月没干了,童晓蕾一直希望返岗后头次预约自己是英俊帅气的男人,可没想到竟然是个戴面具的变态。

  唉,作为一个赎罪淫囚不能挑客人,就算自己倒霉吧。

  「哗啦……哗啦……」

  就在这时,只见面具男走进浴盆,做到了浴盆的边沿,然后一边划水,一边两眼冒光地盯着童晓蕾那透明丝衣下的曼妙胴体。

  而这时童晓蕾才看清,眼前这个面具男虽然因为戴着面具而使声音苍老低沉,但是从他纤细身条和稚嫩的皮肤上来看,这个男人应该年龄不大。

  「咳咳……好了,美人,犹豫什么呢?还不快把衣服脱了,让主人我好好欣赏一下你这身雪白的淫肉……」

  不知为什么,见到童晓蕾没有动作,蒙面男忽然显得紧张起来,底下脑袋催促到。

  「呵呵,好的,主人……」

  既然确定了蒙面男的身份,童晓蕾便再无顾忌,只见她嫣然一笑,拽着自己的胸衣撩了起来,将自己那对雪白丰满的乳房露了出来,接着,就在童晓蕾准备脱掉自己丝裤的时候,只见面具男忽然一台手制止住了她——

  「等等,美人,我很喜欢你这身湿漉漉的感觉,裤子就不要脱了,只要在裤裆部位扯个洞,把你的小穴露出来让能我欣赏就行了……」

  童晓蕾闻言顿时一愣——

  可恶,这男人果然是个性变态。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作为一名淫囚童晓蕾不能拒绝客人的要求,于是只好一抿嘴,伸手拽着自己的丝裤的裆部用力一扯,只听刺啦一声,童晓蕾胯间那粉嫩的蜜穴便使彻底暴露在了蒙面男的眼前。

  「呼……呼……」

  见到童晓蕾真的按自己的命令扯开了自己的裤子,让自己欣赏她的小穴,蒙面男顿时激动的呼吸急促,握着阳具的那只手撸动的更厉害了。

  「呵呵,果然是个雏……这下好办了」

  看见蒙面男只是看到自己的裸体就激动成这个样子,经验丰富的童晓蕾立刻判断出这是个涉世未深的小男孩,而这让童晓蕾放心了不少——

  与那些喜欢玩各种变态游戏,翻着花样玩弄淫囚的重口味中年大叔相比,年轻男孩更好应付,而且跟他们肌肤相亲,盘肠大战时的感觉更好。

  想到这,童晓蕾心情大好,决定给这个蒙面小男生来点猛料,于是只见童晓蕾嫣然一笑,弯腰也坐在了浴盆边沿。

  接着,只见童晓蕾向着蒙面男缓缓地分开自己那双雪白修长的美腿,然后透过胯间的丝裤的破洞,用手一边揉着胯间娇嫩欲滴的阴唇,一边向蒙面男魅惑着自我介绍道:

  「您好,主人,我是淫囚0423,名叫童晓蕾,感谢您买下我的两个月服刑期,让我充当您的性奴隶服侍您,我今年二十二岁,三围尺寸是88,65,82,如您所见,我的乳头和阴唇是粉红色的。

  从今天开始到刑期结束,我的身体就是您的性玩具,您可以随时随地将我召唤到您的身边,尽情的在我的身体上发泄您的性欲,对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会尽量配合您,使您满意。「

  见到童晓蕾如此自然地说出这些淫靡的话,蒙面男顿时更激动了,望着她磕磕巴巴地说道:

  「真……真的吗?对你做什么都可以吗?」

  「呵呵,当然是真的……」

  童晓蕾嫣然一笑,撑着娇躯优雅妩媚地滑进了浴盆中,缓缓地走到蒙面男的身边,分开雪腿坐到了蒙面男的膝盖上,然后轻摆腰肢,一边用自己的阴唇来回摩擦蒙面男粗硬的阳具,一边抬起蒙面男的右手按在了自己的乳房上,并在他耳边轻吟道:

  「主人,在我们淫囚面前用不着自慰,因为我们淫囚的身体就是最好的泄欲工具……」

  「哇——!真是个淫娃!我受不了了!我现在就要在你身上打一炮!」
  随着蒙面男人一声怒吼,只见他伸手揽着童晓蕾的纤腰将她拦腰抱了起来,按在了浴池边的墙上,然后按着童晓蕾的脚踝左右一掰,猛地单膝跪在童晓蕾的胯间,一边将她修长的美腿扛在肩上,一边将头埋到童晓蕾下体处,伸着舌头拼命舔弄童晓蕾那从黑丝内裤中淫露出来的粉嫩阴唇。

  「啊哈……主人,你的舌头好厉害啊,奴儿有点受不了了!」

  随着童晓蕾的阵阵荡笑声,不一会儿,她的阴唇便被蒙面男舔的肿胀充血,仿佛半枚鲜艳的水蜜桃。

  「哇哈!好粉嫩水滑的小穴!老姐,虽然以前幻想过你这里的模样,但看到你真实的下体还是太震撼了,哇!受不了,实在是太美味了!」

  「啊……什么?老姐?」

  原本被蒙面男舔的欲仙欲死的童晓蕾闻言顿时一愣,不由地抬起头,望着胯间的蒙面男哑然失笑道:

  「讨厌,主人,人家有那么老吗?」

  「啊?……哦,我是说小姐,你听错了。」

  听到童晓蕾这么问,不原本色欲熏心的蒙面男忽然一惊,猛地从童晓蕾的胯间站了起来,别过头去随口答道。

  而与此同时,童晓蕾也在打量眼前的蒙面男,刚才离得远,童晓蕾没在意,可现在她和蒙面男彼此肌肤相贴,不知为什么,这蒙面男的体型让童晓蕾是越看越眼熟。

  「这个……主人,咱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童晓蕾望着眼前这个感觉既陌生又熟悉的蒙面男满脸狐疑地问道。

  「咳……你说什么呢,我、我可是第一次到这来,咱,咱俩是第一次见。」
  听到童晓蕾这么问,面具男似乎更心虚了,于是忍住不住一边挠头,一边讷讷地回答道。

  而一见蒙面男这个挠头的动作,童晓蕾心中那股熟悉的感觉便更强烈了,于是凤目一瞪,对蒙面男大喊道:

  「不对——!咱俩肯定见过!你到底是谁?!快把面具给本姑娘摘下来——!」
  说完,童晓蕾伸出玉臂就去摘蒙面男的面具。

  蒙面男见状大惊,一把捂住面具连连后浴盆里后退,一边退还一边大喊:
  「别!别摘!我这就走——!再见!」

  「哼!本姑娘是练武的,能让你跑了?!」

  一见蒙面男这幅心虚的样子,童晓蕾更确定这人有鬼,于是一声娇咤向这蒙面男纵身跃来,分开雪腿瞬间盘住蒙面男的腰肢用力一扭,便将蒙面男重重地压在浴盆边上。

  「哎呀,好痛!」

  被童晓蕾反手按在身下的蒙面男顿时发出一声哀嚎,而童晓蕾则得意地一笑,伸手一把扯下了蒙面男的面具,

  「嘿嘿,真是小菜一碟,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何方……啊?!」

  就在扯掉蒙面男面具的一瞬间,原本满脸得意洋洋的童晓蕾表情顿时凝住了,难以置信地盯着地上男人那张熟悉的脸庞,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而这时,露出真面目的蒙面男满脸通红,对着身上的童晓蕾咧嘴一笑,尴尬招呼道:

  「嘿嘿,老……老姐,下午好……」

  「是……是你……晓峰……」

  一见把自己的主人竟然是自己的亲弟弟,受不了刺激的童晓蕾两眼一黑,啪嗒一声从童晓峰身上摔在地上晕了过去……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好站推荐:【大香蕉成人网】 【大香蕉视频站】【超碰97成人社区】【哥哥成人视频】【狠狠撸狠狠干

友情链接: 澳门正规网上博彩公司 威尼斯人娱乐 威尼斯人注册官网 威尼斯人娱乐网站 网上澳门威尼斯人注册 威尼斯人游戏网站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场 网上百家乐 威尼斯人游戏网址 澳门正规赌博网站 正规网络博彩 澳门赌博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真人赌场 网上威尼斯人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 威尼斯人真人视讯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网上澳门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官网注册 赌博平台 威尼斯人正规赌博网站 威尼斯人平台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赌博网站 威尼斯人正规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直营 线上威尼斯人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威尼斯人官方平台 网上百家乐注册 威尼斯人娱乐场网站 威尼斯人官网注册账号 澳门威尼斯人最新网址 威尼斯人最新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赌场网站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网站 威尼斯人城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网站注册 威尼斯人网站注册 威尼斯人正网 威尼斯人娱乐场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网址 线上赌博网站 威尼斯人官方注册 网上威尼斯人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真人视讯 澳门威尼斯人会员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官方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注册 威尼斯人线路检测 威尼斯人百家乐网址 威尼斯人网址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正规网址 威尼斯人线上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百家乐 威尼斯人正规官网 威尼斯人官方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正网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官方网站 威尼斯人娱乐场官网 威尼斯人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