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我的性趣】(01-03)【作者:肾虚猛男】

时间:18-04-15 12:02:57
字数:92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的性趣之把美人妻介绍给兄弟后听到了美人妻叫床

  时间:2014年7月故事发生地:无锡人物:我,Z弟(无锡),一位美人妻梅(无锡)故事:极度狗血刺激,具体请朋友们耐心看完

  我,好色之徒也!色好广泛。

  今天要说的是一件意外了我又爽坏了我和我兄弟还有一位美人妻的一件泡良趣事,(保证绝对真实)不会写作所以写的不好,不是小说所以不用写的那么精彩,长话短说吧。

  12年某天无聊时打开QQ想加几个良家泡泡,傲雪寒梅——女36岁,点开空间好多照片,再点开照片眼前一亮,美少妇哇!而且好有气质,最主要是良家味十足,我最爱此类良家,大喜!

  从照片中看出梅很喜欢旅游,大都是旅游的照片,白色宝马轿车说明此女家庭条件不错,多处英文旁白说明此女教育不错,儿子白白胖胖说明遗传了梅的白,让我好奇的是梅身材曼妙,婀娜多姿,看遍全部照片找到了答案,小胖儿子是遗传了梅老公(1000)多张照片中只有2张梅和她老公的合影,是个胖子)的基因。

  到这里,我打起了退堂鼓,此女难下手啊!最后还是试着加了,所幸的是加上了,不幸的是情势并不乐观,梅对我不冷不热,基本上都是我说好几句,她随便「呵呵」「嗯」表情之类的,只有极少数的时候会比较主动的跟我谈笑一会。
  但是话题总是不是我想要的,任凭我苦苦思索,还是难以找到切入点,到了13年某月我彻底绝望,将近一年不冷不热的交流中获取的信息,梅——白领,儿子上小学,老公私企小老板,看起来很幸福的样子,夫妻生活和不和谐,有没有情人这些我想知道的我无法知道。

  我开始后悔浪费了大量精力在所谓的泡她,就这样吧,那天起梅的QQ存在于我的好友里,却从未说过一句话,但是天下事总是让人无法预料,Z的出现我春暖花开……

  Z,27岁,1米8几(目测),相貌端正,富家子弟,「吃香」单位上班,结识多年亲如我弟。14年7月某天,「哥!有没有女的介绍个,最近空窗期」「你的女人呢?」

  「都甩了,目前只有一个长期的了」「靠!早叫你别急着甩,始终保持3个左右在身边你不听,哥最近冬眠,没有女人(那时我真没有好的女人介绍给他,手头有几个,但是我知道他肯定看不上,因为我自己都看着觉得差了点)」
  听说没有女人介绍给他,Z一个抓狂的表情立马飞了过来,接下来又是一排,Z就是这么一个任性的人,可能年纪还轻的原因吧。

  「有一个极品,不过很难上的要不你去试试?」刚说完,Z就飞来一个好色的表情,「极品哇!少废话快给我」

  「嗯,是极品,不过很难上的,上不了别怪哥啊」一个微笑的表情,「知道,怎么你不是教育我泡女人要持之以恒的吗,你试过了搞定?」

  「搞不定,我估计你也是白搭」「她什么情况?」……

  一番对话之后,我把我所知道的梅的情况QQ号照片给了Z。Z马上加了,加上了,接下来的2天,梅是一个比较自信比较乐观的女人,别人加她并不难,难的是她有种让人不敢妄言的气势,接下来的一星期左右Z都没跟我说什么,我也没问他,肯定没戏,不然这小子不会这么淡定!

  「哥,女人喝醉了说的话可信不?」7月20号那天Z突然问我一个让我摸不着头脑的话,为什么那天记得特别清楚是因为7月21号是Z「爆炒」梅花的日子。

  这个问题可难到我了,「那要看她说什么?」「昨晚跟梅通了一个小时电话,她说她一个人在喝红酒,喝醉了,我说我明天陪她看电影,吃饭,她说好的。所以请教下你她会不会真的赴约」「哦!还说了什么?」

  「没了」「一个小时通话就只说了这么几句?」「是哇」「鬼才信你」Z几分钟内没回我,之后是一个淫荡的笑脸。我打了个?,我知道肯定还有事,我也知道Z肯定会憋不住告诉我。「梅,她,好像,感情,出问题了」一句话Z分成5次发给我,「怎么说,梅感情出问题了我听了也是一阵激动。」快说!!「我忍不住催Z。」她跟她老公现在已经分了「

  「离婚了?」操,没想到一年多没联系,梅居然跟她老公离婚了。什么原因呢?我正想着梅怎么会离婚,Z又飘来一个「房」字,「分房?」「是的」「麻痹的,你说话能不能连贯点?」

  「没离婚,但是跟离婚差不多,她老公找了个小三,现在跟小三一起在外面住,她很伤心绝望,说不再相信爱情」……

  「奶奶的,虽然她分房了,但是她又没说跟你好,你鸡冻个毛,还藏着不说」「切!你懂个毛,我对她说做人最主要自己开心,别想那么多了,天下男人不止她老公一个……

  Z不急不慢的说着,梅会跟Z说这些,说明她对Z印象不错,也许是情绪低落喝醉了酒才说,我的思绪已经飞上了天。「人呢!有没有在听我说?」Z看我一直没说话发了个窗口抖动,「在的」「你在干嘛?」「没干嘛」「那接下来你怎么看?」「不知道,等明天」我如实说,真的不知道。

  7月21号早上,我接到Z的电话,Z告诉我他跟梅视频了,晚上一起吃饭看电影,他把聊天截图发我,通话完,我看了下时间8点40分,昨晚思绪乱飞凌晨才睡着,起床打开电脑,Z的头像闪动着,打开是一些聊天截图,梅说他长的难看。

  Z抓狂的表情,逗你的,还不错,蛮阳光的,看不出有34(Z虚报的年龄),你是不是经常运动?看上去挺结实,但是又不显得胖,Z得意的表情,嘿嘿,每天健身房不是白混的,还有一些一起看电影吃饭的「合同」,没想到梅真的答应赴约,我的思绪又开始乱飞,只是吃饭看电影,我开始希望Z能搞定梅了,因为这样的话我就能……

  7月21号晚上6点半,「垃圾Z!在干嘛?」我给Z发了条消息,没回我,又过了一会,「人呢?」还是没回,我开始坐不住了,Z现在在做啥呢?跟Z在吃饭?吃饭为什么不回?该不会跟梅去开房了吧,闷热的天,闷热的我,闷热的心,该不该飘个电话给Z呢?

  正犹豫着,Z回复了,火速点开查看「等下说,别回」我还是追问了一句,「日,你在做啥?」「等日,别回」。

  「等日」听到这两个字我的肾上腺素马上上来了,大概是一刻钟左右的时间后,Z回我了,在跟梅在高级餐厅的包厢吃饭,看能不能拿下叫我先别回,我说好,等你消息,别急,把事情搞砸了,「知道」。

  我打开冰箱拿了灌啤酒点上一根烟在阳台开始走动,5,6根烟后,手机响起QQ的消息声,速度点看「吻上了」「吻上了?她让你吻?」「我从后面抱住她,强吻的,后来她有点配合我了」

  「她说她不想这样,她这样就让他(指她老公)有把柄还击她,」靠你不会说他不会知道的?「」我当然说了「」那你接下来试着叫她去房间休息会,尽量说服她「」好,我先过去了,我假装上WC「」嗯,如果去开房了,给我发个1,Z没在回我,半小时后,手机QQ又响了,点看一看,我头皮一阵发麻,是一个女的在酒店洗澡的照片,正是梅。

  我速度回复了一句弱智的话,「她跟你去开房了」「你傻啊,你的女神等下就要被我狠痕的蹂躏了」。接下来是一个淫荡的表情。

  我顿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一阵发呆,「她过来了,别回」这时我才如梦初醒,马上回复「记得录音」这是一句我跟Z之间经常说的话,每次约炮良家都会录音来分享,至于为什么录音不是视频,道理很简单,不做解释,偶尔在口或者后入的时候也会偷偷来上一小段,不能太贪,被发现了就全部删了。

  静静的等待中,Z的战斗力我很清楚,「高频」15- 20分钟,所谓「高频」就是把女的双腿笔直架起来贴着自己的上身快速猛烈不间断的活塞运动,事实证明这招一般女人都低挡不住要高潮,「高频」夹带女上和短时间的「低频」30分钟到1小时或者更久就不知道了,我把这次的战斗时间定为半小时,第一次又是极品美妻,应该不会太久。

  于是我手里拿着手机一分一分的看着他过,我甚至还用上了秒表来度过这漫长的煎熬,脑子里想着梅被Z猛烈高潮的情景,梅一定没有经历过Z这样的冲击,她老公是个胖子,又上了点年纪,梅的叫床声一定很诱人,如此美少妇被Z笔直架着光滑白皙要人命的美腿猛烈「高频」是多么刺激多么淫乱的画面。

  梅一定会尖声大叫,哦,还有我最喜欢的后入式,多么有征服感,可惜Z这小子对这姿势不偏好,为了哥怎么也要试下啊,想到我的女神趴在床上那光滑的背浑圆白皙的美臀,任由Z年轻强者的身子猛烈撞击,我快疯了!(我不是个意淫主义者,朋友们看了我和梅的认识,梅的美色,她和Z正在发生的事情你清楚的知道,那一刻你的脑海里要是不想这些,那只能遗憾的说你不是男人)

  一个半小时后,Z来了电话,「妈的,累死我了!」「日了那么久?」「40分钟」「那你这么久在做啥?」「送她回家」「怎么样?」「不错,没录音,我看到时已经结束了,我先开车回家,到家在说」。

  没录音……我顿时傻了,麻痹的,我怒火直冒,20分钟后Z的头像闪动起来,「尼玛」「累死我了」「不爽?累毛啊你」

  「开始10来分钟她在上面,后面全部是我在上面高频」听他这么一说,我更是火大,「奶奶的,你居没录音」Z发了一个尴尬的表情,第一次有点紧张,下次录。「我日,你又不是第一天日女人,你紧张个毛啊?」「我说她紧张」「她紧张你不是照样日了她?」

  「哥,你激动个毛啊,我看到你叫我录音时已经结束了啊」「你又不是不知道,还用得着我说」一个流汗的表情「太激动忘了啊」「你急啥啊,我搞了」以后你要多少个都行「」好吧「说说跟她情况。

  Z的表述是:吃完饭,Z叫梅找个地方休息,梅说要回去了,接着给她妈打了个电话,问她儿子的情况,Z开始劝说,梅最后同意去坐一会,进了房间,Z就抱住了梅,梅开始反抗,但是程度不大,这给了Z更强的信心和勇气。

  最后梅默许了,也许梅也需要吧,男人女人都需要,在梅洗澡的时候Z假装WC拍了张照片一键发送给我,接下来Z抱着梅一阵翻滚,亲啊添啊,此处省略N字,Z要梅做他女友,梅不出声,Z就说不做了,梅见Z不高兴的样子就趴在Z身上亲Z,然后就是亲下面,再然后就主动坐去……此处省略N字。

  「麻痹的」听完Z的一番表述,我又惊又喜又气又急……「她高潮没?」「必须高潮」Z飘来一个得意的表情,「真的假的?」真的,不信我问她截图给你看,她有没有高潮!「」我搞定了「」高频的时候高潮的?「

  「嗯」……一阵沉默后,「怎么不做两次?」「第二次可以录了」「你懂个毛啊,她妈一直给她打电话叫她回去,吃饭的时候打了一个,进房间一个,中间日的时候又一个」「以后机会多的很啊,哥」「你不是一向很淡定的?」我的女神被你蹂躏了,我还能淡定?「

  「你叫我怎么淡定啊?」Z给了我一个白眼的表情,本来说要长话短说的,别写边回忆,不知不觉就话长了,意识到这点时本来打算干脆话长吧,无奈我老婆叫我给儿子下载植物大战僵尸2玩,就此收笔吧,后来的事确实挺有意思的。
  最有趣的也是发生在之后几次Z和梅的「战斗」不过我相信朋友们也能猜到是什事,待有时间再分享,梅的叫床声确实不错,三长两短,Z的战斗值还是那么高!

  绝对本人亲身经历,速成,就跟一个朋友说起一样一段经历一样,所以打错的地方很多,朋友们自己理解,忘见谅,没时间修正,也不想修正,Z弟弟,你要是不幸看到的话,请加以补充省略部分,下载植物大战僵尸2去了。

           我的性趣之偷梁换柱干人妻珍

  时间:2014年10月人物:我兄弟Z人妻珍珍,人妻,38岁,160左右,算不上美女,皮肤白皙光泽,比较有女人味,是属于一看就知道能让男人获得安慰的女人。Z泡上珍的经历就不说了。

  2014年10月某天,Z给我发了张女的照片,是属于我的性对象,一番盘问后得知Z已经泡上个把月了,问能发展成为3P吗?也是随口问下,我知道这样的良家想发展成3P的概率几乎为零,Z告诉我怕是不行,我也是随口说下的。

  接下来的时间我开始听Z干珍的录音,珍叫床声很动听,那种急促的嗯哼声,是属于我喜欢的类型,又是对Z一番追问后得知,他泡珍快半年,看来要介绍给我去泡她并不是容易,珍也不是属于平时我跟Z泡的好泡女人,正思考,Z问我你想泡她吗?我说我想干她。Z偷笑表情,说那你来干她啊,靠,这是我想干就能干的吗?

  Z说我有办法,什么办法?Z告诉我这个办法他朋友以前用过,不过看你够不够胆,我想都没想就说,只要能干有什么够不够胆的,结果Z告诉我一个让我膛目结舌的办法,他说这个办法他朋友以前用过,Z的办法是给珍蒙上眼睛,准备后入的时候他假装说换套子,让我偷偷上去干珍。

  为什么要后入,大家知道的,后入身体接触的较少,女的不易擦觉,只是Z的朋友和战友当时是在关灯情况下,现在Z要蒙上珍的眼睛,听了Z的办法,我一下失去了信心,这能行得通吗?怎么样?害怕了吧,Z看我犹豫说道,不是害怕,我是怕搞砸了害了你,Z果然够兄弟,说没事。

  一番心里挣扎,我决定尝试下,开始跟Z商量对策,考虑临时会发生的情况,等一一商量好,Z说那就让我来约她吧,晚饭后Z给我发了消息,说珍这两天不方便出来,让我等消息。

  几天后Z告诉我叫我晚上去酒店等他,珍的老公出差几天有时间出来,焦急着等到晚上6点,我比Z约定的时间提前一小时来到那家酒店等候,Z为了我开了一间套房,里卧的门全是玻璃,对面是湿地公园,等到7点半,Z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他跟珍吃完饭准备过来了,叫我留意他们,进房后Z不会把门关紧,他发个1消息给我,我便偷偷溜进去。

  我在房间旁边的走廊抽烟等候,一支烟后Z和珍一前一后的来了,期间我和珍还对了一眼,我马上避开视线,珍比照片要来的更让我有兴趣,她好像怕熟人看到,对视的时候明显觉得她有点出来偷情的心虚,虽然我不是熟人。

  此时,我开始不安了,内心又开始挣扎,边打退堂鼓边期待着激情时刻的到来,走到房间门口,门留了条缝,套房听不到里面说话,在洗澡了吧,在前戏了吧,此时我又退回到了电梯口,不知所措的等待中,手机QQ传来消息声,1。Z发来的,叫我进去。

  我的心一下到了嗓子眼,妈呀!人生第一次经历这么刺激的事情,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感觉自己已经硬了,狠了狠心,掐灭手中的烟,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进去的,一定是用水上漂的脚步进去的,房间被一堵墙板隔成两间,墙板中间有个圆形的窗口。

  我艹,Z居然开着大灯,叫我过去试探的看下的勇气都没有,「晚饭吃饱了没?没吃饱都吃一点」听到Z的声音,接下来微弱的响声,我知道是Z叫珍在KJ,装着胆子移动到圆形窗口偷瞄了一眼,此时我全身都僵硬了,偷看的姿势只觉得大腿好酸,人就是有无限潜能。

  此时再酸我也觉得能支撑住了,珍趴着背对隔板墙看不到我在偷看,她是怎么也想不到会有这事发生的,Z看到我了,一手按着珍的头,对我坏笑了一下,又飞快的做了个「嘘」的手势。

  我指了指灯,示意他把灯关了,Z没什么反应,我就这样静静窥视着,Z和珍一番折腾后,拿出一个眼罩给珍带上(事先商量的,Z说服珍带上眼罩寻求另一只刺激,当然是个幌子,珍不知情听话的戴上了),珍坐了上去,珍脱光了跟我想象的一样,丰腴白皙,小腹略微有点隆起,大腿很光滑的样子,可以想象那两条美腿一夹一张中能带给男人无穷的乐趣,「啊!疼!放屁都有水了还疼?真的疼」

  珍的声音有点嗲,身子开始缓慢的上下运动,之前听Z说起珍虽然生了小孩,但是下面很紧,女上夹的他很舒服,N分后随着珍一阵急促的「啊」声,Z在下面快速的顶起来,N下后,珍整个身子趴在Z上,「怎么,累了?那换我来」。
  接下来是Z把珍的两腿笔直架起来贴着自己的胸部,开始他的必杀技高频抽插,「嗯~ 啊!」接下来的好一会传达我耳朵的都是强烈的「啪啪」肉体撞击声和珍急促的几次像要窒息的呻吟声,「我不行了!嗯~ 嗯~ 」事实证明,Z的必杀高频女人无法抗拒,珍高潮了!Z停了下来顺势躺着珍旁边,故意问她,怎么了你?

  珍发出几声呢喃,听不清说的什么,N分钟都是两人的调情声,Z问她舒不舒服,珍夸他太猛了之类的,此时我不方便观看,曲蹲着身子,感觉JJ已经硬的要爆了。

  也给了我自信,所谓自信就是Z的JJ要比我大,我不知道珍能不能通过JJ的大小察觉到。后入虽然只是关键部位局部接触,但是如果珍能从JJ分辨出人那就情况不妙了。当然我跟Z也没差那么多,只是他的确比较大。

  N分钟后,听到Z说把眼罩带上,珍说戴这眼罩感觉好奇怪,Z马上机智的补上一句就是要给你特别的享受,不要说话,静静的享受我带给你的快感,卧室的灯光一下变成暗淡,Z把大灯关了。奶奶的,刚珍把眼罩摘下了,幸好我没有伸出头张望,Z这小子不会Q我提醒下。

  事后Z告诉我他知道的,不会让她的视角看向我。「从后面来吧,趴着,准备上马!」Z说这句话的时候故意拉高了音调,我知道是在暗示我,「累死我了,再等下嘛」嘴上这么说,珍还是趴了过去,我没看到,声响告诉我是这样的,「来吧!」

  Z的呼唤,我伸出头看,Z示意我过来,我想不了那么多,光着身子(之前偷偷的脱了)移动到床边,妈的,今天为了干珍,内裤都没穿,能省一件是一件,和事先安排不同的是,Z问珍是安全期吗?珍说月经刚过2天,Z说那今天我想内射,珍同意了。

  Z假装下套偷偷的往后移并示意我上,妈的,Z那么高大的身子居然也会水上漂。我的喉咙发出一种怪声,那是紧张的,Z对我竖了下大拇指一脸诡异的坏笑表情,给我了点自信,我壮起胆提枪上马,珍的屁股给人感觉是浑圆白皙光滑,还有就是干净无瑕疵,比我预想的要紧。

  我以为跟Z一番激烈交战后会变的松湿,想必是休息了会又干了,或者本身就紧的原因,我不再去做过多研究,开始前后抽查,开始享受,左手在珍的屁股上抚摸(Z戴有个戒指,所以平时不爱戴戒指的我也戴了个戒指,这样摸珍更让她不设防,这是Z的主意),看来Z的办法真的行动通,珍没有意思擦觉,我开始大力抽插,珍也开始呻吟起来……

  我干了13分钟,这是Z给我计的时间,因为感觉太刺激,又冲刺的有点猛,有点想射的感觉,最后没有射又换成了Z上,如果我射的话后面不好办,这是事先商议的,很无奈,但是真的很爽!

  有趣的是我在干珍的时候,Z居然偷偷过来推我屁股,那时我已经干的兴起,胆子也大了很多,换Z上去后我偷偷穿上衣服溜出了房间,后来Z告诉我他上去后叫珍坐在上面射的,她对珍的骑马舞表示赞赏!这是我跟Z泡良经历的一件真实趣事之一。

  现在和珍已经分了(珍怕老公知道),遗憾的是每次约炮良家都要全程录音的Z和我这次都忘了把这次独特的经历录下来,最后是想对那些觉得我龌龊的朋友说的,如果你觉得你自己很清高,那么你看都不要看,我是说给跟我一样的色友们的!

           我的性趣之人妻娜姐技高一筹

  闲来无事写了两件泡良经历的趣事,有些朋友说发展成3P,这里跟大家解释下,泡良遇上的女人有几种,不管有老公还是单身离异女都可以分为以下几种:
  1。情感出轨2。物质女3。欲女4。既物质又欲女,之前说的梅和珍都属于情感出轨,是属于比较优秀的良家,所以发展3P那不是说说想想就能的,发展成3P的也挺多,基本上都是欲女和少数物质女。

  泡良N年,其实也失败过很多次,只是失败的经历没有意义跟大家分享,说真的有些朋友的回复很奇葩,不要紧,只能说你根本不懂女人或者你根本没有认真看我说的,其实我只需得到少数同好的共鸣足以。

  另外本人真心不想啰嗦,无奈要把事情说清楚让大家感受到所谓的「趣」寥寥几句真心不行,尽量从简吧。

  某天,收到一封海(我的另一个哥们,39岁)的邮件,查看下载密码解压,是一张少妇的照片,短发,大眼睛,挺白,30出头的样子,另有一个录音,应该是海新上的良家,惯例先听录音,男主角不是海,是海的同学(我不认识,之前有听过几次他的录音)此女叫的有水准,不是单纯的呻吟,是呻吟带对白,似小姐但是不低俗,是那种让男人干的很有征服感的叫声和淫语。

  可惜不是我喜欢的,我对这种类型的叫床不喜欢,所以就搁在一边没去想了。
  第二天一大早,海问我这个女的怎么样,我说长得不错,随便问了下这个女的情况,海说这女的39了着实让我吃惊不小,保养的真不错啊。海说他同学跟她分了他在泡她,已经聊了一段时间了,约出来喝过一次茶。我说那差不多了,海的回答是这个女的物质,我同学花了不少钱。

  我随便应了声就没再说,不是我的菜,我对叫的淫荡的女人不来电,海也没有再说什么,随便聊了些琐事。

  N天后,海说娜喊她一起去常熟买衣服,征求下我的意见,我说好啊,海的意思是很明显是叫他去买单。

  买就买吧,买了衣服就干她。靠!女人买衣服你又不是不知道?也对,但是你不去就失去机会了。

  隔了会,海给我一张截图,海说要送她一套内衣……看看她穿上……娜说他买她就敢穿。

  第二天下午,海告诉我他跟娜去了,花了500元买了套内衣,但是没有看到她穿上,在车上海M娜,娜没有拒绝,当海提出去开房的时候她说大姨妈来了不方便。我说会不会有诈,海说应该不会。我也信了。

  N天后,海生气的对我说娜现在开始冷落他了,估计是看他不肯花大钱给她没东西,一番交流,我对事情也有所了解,娜想买部索尼手机,海模棱两可的回答让她相信海不会给她买,我问海怎么办?海说他不想泡了,他泡女人都是泡心的,花钱的事他才不干,我也是头脑一热说了句,那我来泡她为你复仇。

  结果海当真了,一直催促我,我也只好在所不辞。海叫我泡娜也是为了出口气。

  于是,我加了娜。娜是一家公司的设计师,善于交际,很容易就加上了,当时我们是这样理解的,来者不拒,但是你必须的有物质。知道了娜的习性,我便投其所好,交流上大都是物质吸引,果然娜对我很「投缘」。就这样,我和娜在QQ上很快打的火热,此时我又头脑一热,当娜说索尼手机漂亮的时候,我说了句那我给你买啊!

  真的?娜一定是乐坏了。但是我有个条件,什么条件?做我女人啊!做了我的女人我给你买东西就觉得天经地义,没有被耍的感觉,娜想了会说,嗯,但是她有老公的,不能经常陪我,我说那不是问题。人就是这样容易做蠢事,我花了3千多在京东给娜订购了一部手机。

  事后我总结出当时我真的太性急了,认定了买了手机娜就能上了,同时抱着给海出气的念头。

  但是事实告诉我,我错了,娜总是找些她老公在家不方便出来为由拒绝我,后来我发她消息她也是很久才回复,说最近公司比较忙。当我意识到这点时,我知道为时已晚,娜真的不简单。

  后来也就渐渐的放弃了。这事还能怎样呢?海说我脑子有问题,他还摸了,我连根手指都没碰到。泡良就是这样,有输有赢!

  值得一提的是,我把这事告诉了Z,Z说让他试试,让我意外的是,Z花了两天时间,娜就在车上给Z口了。

  到了晚上主动约了Z吃饭,饭后当然是「大战」(那天中午Z是跟一个新泡上人妻第一次大战后晚上赶第二场去上的娜,Z本身实力不错,加上第二场干的时间挺久,录音是1小时多没细听,不是我喜欢的风格,只记得娜真的被干的受不了的大叫,娜彻底被征服,回来告诉我他真累坏了,有机会再说给大家听那天的事)。

  我问Z有没有花钱,Z说本来说要给娜送香水,结果提前上了,连香水都省了。

  我点上一根烟,只能说人外有人,Z年纪不大,技术可到家了,对于泡女人确实他比较厉害,事后我总结为是Z的富家子弟的霸气征服了娜。名车名表名鞋的装备,女人,或者男人也许天生对强者比较容易屈服难以抗拒!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好站推荐:【大香蕉成人网】 【大香蕉视频站】【超碰97成人社区】【哥哥成人视频】【狠狠撸狠狠干

友情链接: 澳门正规网上博彩公司 威尼斯人娱乐 威尼斯人注册官网 威尼斯人娱乐网站 网上澳门威尼斯人注册 威尼斯人游戏网站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场 网上百家乐 威尼斯人游戏网址 澳门正规赌博网站 正规网络博彩 澳门赌博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真人赌场 网上威尼斯人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 威尼斯人真人视讯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网上澳门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官网注册 赌博平台 威尼斯人正规赌博网站 威尼斯人平台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赌博网站 威尼斯人正规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直营 线上威尼斯人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威尼斯人官方平台 网上百家乐注册 威尼斯人娱乐场网站 威尼斯人官网注册账号 澳门威尼斯人最新网址 威尼斯人最新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赌场网站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网站 威尼斯人城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网站注册 威尼斯人网站注册 威尼斯人正网 威尼斯人娱乐场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网址 线上赌博网站 威尼斯人官方注册 网上威尼斯人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真人视讯 澳门威尼斯人会员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官方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注册 威尼斯人线路检测 威尼斯人百家乐网址 威尼斯人网址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正规网址 威尼斯人线上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百家乐 威尼斯人正规官网 威尼斯人官方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正网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官方网站 威尼斯人娱乐场官网 威尼斯人娱乐场